【凤的选择】

             本篇是转贴作者不详

  凤,是我自我发出屠宰广告之后的第一个应徵者,今年23岁,人长得白白嫩嫩肥瘦适中,身材也很好,绝对符合应徵者的条件。

  而第一个要倒在我的屠刀下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美少女,真让人觉得有些兴奋。
  约定的时间到了,她按照我的要求,亲自到医院做了非常全面的检查,一切顺利,完全符合食用的标准。

  她把这份证明递到我的手中,神情显得有些激动,脸上泛起一团红润。
  我满意地点点头,“非常好,我一定会让你满足地死去。前面就是我的屠宰室,你再考虑一下,如果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当,我不会勉强你,一切都要你自愿才行,要是等进了屠宰室,那时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那里不会有一个女孩能够完整地走出来的。”

  凤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决定了,我喜欢被屠宰。我的美肉有人吃,这是我的价值。”

  好佩服面前这个女孩子。我们一同走进了屠宰室。

  这是我的一间私人秘室,是专门爲屠宰而设计的,里面很宽敞,规矩地摆放着各种屠宰工具,屠桌靠牆不远,旁边是一人多高的横杠,屠桌与横杠底下是V形的凹槽,直通下水道。

  桉台上被擦得一尘不染,牆上挂着各种刀具,每一样都寒光闪闪,冷气逼人。
  超大的冰柜那是专门储藏女孩子的嫩肉的。

  在牆的另一侧有张双人床,上面乾淨的床单使这屋里才略显得温馨一些。因爲在衆多的应徵者中有些女孩是有性要求的,这张床就是爲那些女孩子做的准备。
  凤环顾着四周,表情显得有些冲动,这里就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站了。
  我打开屋里所有的灯,屋里亮如白昼。我示意凤躺到屠桌上,对着眼前的凤调好了数码摄影机的角度,我要把屠宰凤的整个过程一点不落地记录下来。这也是凤的一个小小要求。

  一切准备就绪,凤定定地看着我,我知道她有些不好意思脱掉自己的衣服。
  我摇摇头,“不行,不行,屠宰是不能穿着衣服的,一件也不能有,再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一会你的身体里面我都能看到的,这又有什么关係呢?穿着衣服屠宰起来是很不方便的。”

  凤很听话,低着头,一件一件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直到她褪下那条精巧的小内裤,才害羞地抬起脸来。

  哇!凤的身体好白嫩,那优美的身体曲线简直胜过世界的超级名模,丰乳肥臀,纤腰玉腿,站到那里显得那样亭亭玉立。

  这样的镜头是绝对不能落过的,我急忙打开了摄影机。看着眼前的凤,我偷偷咽着口水,太美了,要不是凤在应徵信中没有提到性要求,我一定会扑上去,先好好地享受一番。可是现在我不能那样,人家没有提到,我是不能勉强的,我得尊重人家的选择,她们不光是我的美肉,还是人啊。

  “凤,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开始了。”

  凤摇摇头,慢慢地躺在屠桌上,轻轻闭上双眼。

  那样子好美好动人。看得出眼前的女孩只等我那至命的一刀了。可是,凭经验还不是下刀的时候,我还得给她好好清理一下内脏,不然等一会开膛破肚的时候,万一划破肠子,那味道可是不能让人接受的。

  “还不急,屠宰之前还有一道工序,得好好给你清理一下内部污秽。这样你才真正死得乾淨利索。”

  凤诧异地看着我,好像没懂我的意思。

  我拉过几根粗细不等的塑胶软管。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微微一笑,“就是说,得给你先洗洗肠胃什么的,得把你清理得从里到外一样的乾淨,这才是屠宰美女的真正方法,绝不能像杀猪那样,拉过来一刀了事。别担心,这个过程不会太难过,你还会觉得比较舒服的。”

  凤无言了。

  我搬起凤的双腿,用力压向姑娘的胸前。

  凤那白白的屁股高高翘起,露出了菊花般粉嫩的肛门。

  “哇,真白啊!又结实又有弹性,真是上等的极品!”

  我轻轻拧开水阀,细细的水流湿润了凤的屁眼儿。我按按那菊花的周围将水管小心地插了进去。

  凤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呻吟。

  塑胶管插进去,足有一尺多长,肯定随着那盘曲的肠子,伸到到凤的小腹深处了。

  我按了按凤的小腹,然后用胶条把塑胶管封到凤的肛门上。这才放下了她的两条大腿,说真的那两条大腿的手感好诱人的,那结实的肌肉好有弹性。

  凤夹紧双腿,两隻手轻揉着自己的小腹,身子扭动着,屁股往上抬了几下,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觉。

  我又叉开她的两条大腿,把她的双脚分向了两边。往上抚抚凤的阴毛,用两个手指拨开了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姑娘那鲜嫩的阴核儿和那细细的尿孔清清楚楚地显露出来。我看了看凤的表情,她的脸红了。

  “别担心,我不会侮辱你的。这里也得插上一根的,不是你的阴道,是你的尿道,也得把这里清理乾淨才行的。”

  话是这么说,可看着那嫩嫩的宝地,真想痛快地发泄一番。

  我拿过那根细管轻轻插进凤的尿道。忍不住假装无意地触碰着她那精致诱人的阴核。

  凤的鼻孔里发出醉人的呻吟。细细的导管插进去三四寸,看样子已插到凤的膀胱里面。

  凤紧并着双腿,这回身子又醉人地扭动起来,那样子好象处女发情一样,太诱人了。

  我转到凤头前,拿过了那根粗细适中的导管。

  凤听话地张开了嘴,我把管子插进去,直接进到她的嗓子眼。

  凤一阵噁心,却没有吐出来,等顺着凤的食管进到她的胃里,凤的表情好多了。

  我同样用胶条封死了她的嘴吧,凤从鼻孔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那不是痛苦的呻吟,像是一种兴奋。

  凤紧咬着坚硬的管壁,她的嘴巴再也无法合到一起。(嘴上的管是特製的,在靠近牙齿处是一截坚硬的管壁,这是爲免得在使用中被人咬坏的)

  凤此时除了嘴巴无法合拢,身体上一定没有任何的不适。

  我朝着她打了个手式,“宝贝儿,我们开始了。”

  三个注水阀同时开啓,细细的水流分三处无声地注入凤的体内。

  凤只觉上下两股寒意同时侵入自己的身体,片刻在腹中形成了涌动的水流,慢慢充实着她的肠胃和膀胱。

  没有丝毫的痛苦,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冲击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她全身放鬆,任那清凉的细流充盈着她腹中的每一个角落。

  凉凉的水流不停地涌入,凤的呼吸显得急促起来。

  随着凤呼吸的加剧,她那白嫩嫩的肚皮也剧烈地一起一伏。

  我能感觉到她那白嫩嫩的肚皮在微微鼓起。那起伏的幅度在逐渐减小。
  看着凤的肚皮的变化,我不禁心头一动,“美妞儿,要是一边注水一边搅动,我想那效果一定会更好些,还是我来帮你吧。”

  我俯下身去一手抚摸着她那丰满酥软的乳房,一手按在她的肚子上,女孩的肚皮已比先前硬了许多,我一下一下开始在凤的肚子上肆意地推来揉去,于是从凤的腹中传出清晰的水流撞击之声。

  我清楚地感觉到我右手下那颗丰满的乳房也在渐渐地彭涨,那嫩嫩的乳头硬硬地紧顶着我的掌心。

  本来已有几分尿意的凤,这下更觉得便意难耐,她顾不得女孩子害羞的天性,只求能痛痛快快地排泄一番,可是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是无济于事。

  她痛苦地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身子来回地扭动着。

  冰凉的水流还在不停地注入,凤开始时的快感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她的肠胃、膀胱甚至肚皮的越来越强烈的胀痛。

  她再也无法安静下去,她拼命晃动着身子,鼻孔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呜声。
  看着凤的肚皮越鼓越大,渐渐高出了女孩那挺立的乳峰,我的心里真说不出的好奇和刺激。

  我轻轻抚摸着凤那鼓鼓的小腹,那浑圆高挺的肚皮又光又滑冰冰凉凉硬得就像冰碉玉琢的一般。

  “哇,好大呀!我看就是让你怀胎十个月也绝不会大过如此的吧。”我一边摸一边连声感歎.

  突然,就听凤的喉咙里咕咕有声,我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两道水柱勐地冲出了凤的鼻孔。

  我赶紧关闭阀门,就势打开了排水口。

  污浊的髒水立时汩汩喷出,再看凤的肚皮就像泄气的皮球迅速地回收缩小,她的全身也随之绵软地鬆懈下来。与此同时凤的鼻孔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得出她现在有着常人难以享受到的放鬆带来的快感。

  凤的肚皮渐渐地恢复了原状,我关闭排水阀门又将注水阀门重新开啓,于是姑娘的肚皮又慢慢地鼓起胀大。

  就这样,我不停地给她注水、排水,反复几遍,终于从凤的体内排出了不再含有任何污秽的清澈水流。

  我拔出三根导管,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样子好放鬆好迷人,我这才注意到她的下体有一股乳白的液体在缓缓涌出。

  我点着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而后又缓缓地吐出,看着凤在屠桌上那放鬆下来的表情又是一阵发热。

  多美的女孩!本来该是屠宰的时候了,看你的样子就让你在感受一会这放鬆的滋味吧。

  凤的呼吸渐渐恢复了正常,她的肚皮也有节奏地起伏着,我又把手轻轻按上去,她那鬆弛下来的肚皮比原来更显得柔软异常。

  我满意地直起身子,“美妞儿,这回你可是从里到外都那么乾乾淨淨的啦,能够这样去死,你也该知足了吧。怎么样,我们的屠宰要开始了。”

  我繫好防水的围裙走到了屠桌前。

  先把她的双手捆到了背后,而后侧过凤的身子,顺势往前一推,正好使她的头劲探出桌外。

  我左手挽住凤的秀髮用力往后一拽,迫使女孩仰起了白皙的脖颈。

  凤哎呀一声彷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她一眼看见我手中那把雪亮的屠刀,顿时拼命地挣扎起来…

  “不!不!不要啊!我不要死~~~~~~”

  她拼命扭动着身子,两条修长的大腿也在拼命地乱蹬着。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没想到一直乖乖的凤,现在会挣扎起来。

              我有些脑火……

  “早和你说过,要你好好考虑的,现在后悔,没有用的啦!”

  凤拼命地哭喊,“不要了,不要了,我不想死了……”

  “到了现在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要是再这样挣扎,会影响我下刀的准确度的,那样你会死得很痛苦。”

  我挽着她的头髮,她的身体拼命扭动。气得我往她的肚子勐力的就是一拳。
  “啊~~~~~ ”凤疼得惨叫一声,身子一下子缩紧。

  这正是我进刀的好时候,我左手又用力往后拽了拽,同时用右手的指尖按了按凤的颈窝,而后把刀尖直指上去。

  凤的挣扎更加勐烈了,她的头和上身被我强压控制住,可她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却在自由地拼命乱蹬。

  “不,不,不~~~~~ 她不停地哭喊着,求饶着。

  我哪管这些,用力将刀一推,那锋利的屠刀一下子没入凤的颈窝,径直刺向了女孩子的心脏。

  “啊~~~~~~~~”凤惨叫一声,浑身骤然一紧,与此同时她两条大腿勐地往外
一蹬。

  可怜的女孩一定会明显地感觉到那冰冷的利器从自己的颈窝直鑽进自己的胸膛深处。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屠刀早已精准地刺穿了凤心脏上面的主动脉,我将刀把一拧迅速地抽出屠刀。

  顿时,凤的鲜血狂喷而出,与此同时女孩发出了最后一声凄惨的尖叫,这叫声拖着长长的滑音渐渐地由强而弱。

  我刀插盆里,空出右手抠住凤的下巴,就这样双手死死搬住女孩子的头。
  鲜血汩汩地直喷进下面的盆里,在盆里溅出无数鲜红的血泡。

  凤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抽搐,她那白嫩嫩的肚皮急剧地一起一伏,她的呼吸也显得异常急促,她那两条大腿还在不停地踢蹬,可那力度在明显地减小。

  看着自己眼前的女孩还在痛苦地抽搐、抖动,我心里一阵快慰。^

  凤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嘴里发出柔弱的声音,“救我~~~~救我~~~~~~~ ”

  可怜的凤,到了现在才知道死是如此让人难过,但这些也真的让她感觉到了死的快感,从她那反覆蹬着的两腿中间那乳白的爱液在不停地一股一股地往外冒着。

  时间不大,凤的鲜血就流了大半盆,她颈窝处的血流慢慢地不再汹涌,她的身子也渐渐安静下来,她的肚皮一瘪一瘪地抽动,她的鼻孔里也只剩下一口一口向外呼的气。

  我知道,自己身下的女孩就快彻底地玉损香消了。

  我右手托住凤的后背,左手开始从女孩的小腹用力往上挤压,以便让她内脏里残存的血儘快流出来。我宽大的手掌将凤的小腹深深地压瘪下去,而后缓缓向前用力推挤。

  女孩的小腹此时显得异常柔软,彷佛那里面饱含着少女无限的柔情。

  一股难以名状的快感从掌下传遍全身。我一遍一遍地反覆挤压,尽情享受着那种让人心醉的快感。

  突然,凤的身子勐地一挺,两腿拼命向后一蹬,就好像她还有再挣扎的力气一般。

  我急忙用左手用力往前一推,一下挤到了凤的心窝。

  就见凤的颈前刀口一开,又一股鲜血咕嘟一下冒了出来。

  随之,凤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全身软软地瘫在了屠桌上,她那两条美腿无力地抽动了两下,再也不动了。

  我再次挤压凤的肚子,刀口处只冒出几串红红的气泡。

  解开女孩手上的绳子,把她仰面翻过来。

  凤四肢伸展,头无力地向后垂仰过去,她那白嫩健美的胴体依旧那样的完美迷人,只是那再也不再起伏的肚皮证明着她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具美丽的女尸。
  我拍拍凤的肚皮,“美妞儿,被屠宰的滋味真的不错吧。”

  凤静静地躺在屠桌上,脸上已没有了刚才痛苦扭曲的表情,现在的她好像安详地睡着一般。

  时候不早了,我觉得有些饿了,得马上继续完成下面的活了。

  我抱起凤那软软的身子,把她呈丫字形倒挂在横杠上,摘下水管打开阀门,清澈的水柱直击到凤的身上,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把可怜的女孩冲洗得乾乾淨淨.
  明亮的灯光下,凤浑身佈满晶莹的水珠儿,这使得她那本来就白皙细嫩的肌肤更显得无比的娇嫩诱人。

  我不措眼珠地直盯着女孩的每一部位,都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咽着口水。
  “真是上等的极品!”

  我把一隻大铁盆放到了凤的身下,拿过一把无比锋利的尖刀,“美妞儿,手术开始了。”

  我拍了拍凤的肚皮儿,“只可惜,你最爱看的开膛剖腹,肚破肠流的情景你不能亲自看到了。”

  我左手扶住凤那嫩肥的阴阜,把那浓密的阴毛抚到上面,而后右手的尖刀直指到她的小腹底部。

  手腕稍动,那锋利的刀尖便无声地嵌进女孩那细嫩的皮肉,尖刀沿着那条澹澹的腹线缓缓下切,利刃过处,女孩那白白嫩嫩的肚皮自动地左右翻开,只见薄薄的肉皮儿下先是乳白又稍稍泛黄的脂肪,底下便是鲜嫩馋人的细肉。

  从里到外层次那样鲜明。

  尖刀切过凤的肚脐,将她那精巧的肚脐均匀地一分爲二,又径直切到了她的心窝。

  我略弯下腰,左手扶住凤的一隻乳房,右手的尖刀又径直割到了女孩颈窝的刀口,于是在凤的身子前面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纵贯胸腹的长长的裂口。

  我将刀衔于口中,双手掐住凤的纤腰,两个拇指相对一扒,女孩的肚皮充分裂开露出了最底下那层薄薄的腹膜。

  透过那半透明的薄膜,女孩的内脏依稀可见。那里面的肠子好象还在轻轻地蠕动。

  我把地上的大铁盆又摆了摆,而后左手撑开凤的小腹底部的皮肉,右手用刀尖轻轻划开了那里的腹膜。

  刀交左手,我右手的两个手指从那腹膜的破处插进了女孩的小腹。里面热乎乎的,仍然保持着原有的体温。

  我触到了一样滑滑腻腻的囊状物,我知道那是女孩还存有满满一兜尿液的膀胱,在其旁边就是少女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子宫卵巢等器官了。

  我低头看了看凤的脸神秘地一笑,不由得自言自语“我的美肉,你真是太迷人了。”

  说着,我左手支开那嫩嫩的肚皮,右手将刀小心地指到凤的小腹底部的开口,突然刷地往下一划,再看凤的肚皮突然一下子左右分开。顿时那里面的小肠大肠呼噜一下流了出来。

  女孩子的腹膜被一劐到底。凤的腹腔被彻底剖开了。

  看看那流出的肠子,没有一点被划破的地方,我真爲自己这第一次给人开膛就有这么好的技术感到骄傲。

  这一定比那些杀猪的人的感觉好上百倍的。

  凤的肠子、肚子都悬到体外,那肥美的小肠不停地垂向下面的盆里,晶莹剔透的,好馋人啊。

  我扒开凤的肚皮,左手揪住那被撑得像气球一样的膀胱,右手的尖刀迅速一划,割断了与之想连的导管。

  挤出里面的尿液,我用嘴对着那下端的导管,几口连吹下去,凤的膀胱真的像个气球一样大大地鼓了起来,我把那导管打好结,把这个可爱的气挂到了横杠一边。

  双手再次插到凤的体内,这回找到了女孩的子宫、卵巢等器官,将内部的一些血管韧带等连接割断,然后最大限度地将女孩的双腿分开,充分暴露她的外阴,用尖刀沿着她那肥美的阴唇周围仔细地割了一圈,用左手食指插入阴道抠住,右手的刀尖沿着切口进进出出地将这最迷人的器官完整地与其他肉体分离并拉了出来。

  看着手里那女孩还没有真正使用过的宝贝,心里一阵喜悦,都说这些可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呢,这回我要好好地尝一尝啦。

  我小心地把这套器官放到下面的大磁片里,而后双手插进凤的体内,由上而下往外一扒,女孩腹内剩下的内脏被一股脑地掏了出来。争先恐后地流进大铁盆里。

  凤的腹腔掏空了,我又用刀迅速划开她的横隔膜,熟练地摘除了女孩的心肺。至此,凤的内脏被彻底掏空,在大铁盆里满满地一盆。

  哇,好多的美味啊,我真得好好享受一阵子了。

  我把大铁盆往旁边拉了拉,拽过一根水管,打开水阀,这回把凤的尸体从里到外都冲洗得乾乾淨淨.

  哇,我这才发现凤那翻开的肚皮,还在不时地轻轻抖动。

  我两手再去扒开凤的肚皮,女孩的胸腔腹腔里早已是空空如也,那滑腻细嫩的内膜紧贴着腔壁,那粉嫩的肌肉包围着骨骼尽现眼底。

  高性能的摄影机还在无声地记录着这一切。

[ 本帖最后由 1107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10 新年快乐!  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5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  

警告︰www.13xxoo.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